ad
现在位置:主页>养生文化>养生奇趣> 保健文章

姜昆“忙里偷闲”笑谈保健

收藏发布更新日期:2009-06-11 点击:




  “大家过年好!——你看老一套。称呼改一‘热乎’点的,叫点什么呀?女士先男士后,先给女同胞拜年:各位姐夫、你们好!”——不等记者开口,姜昆已经用相声的语言先给我们拜了年。

  昨夜两点半才回家、今早六点半就起床的姜昆,今天的日程已经排满了;上午要背台词,中午要排练,下午有一场演出,晚上还得“大串联”———主持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第四场,但姜昆还是“忙里偷闲”地接受了记者的专访。虽然姜昆是一个十足的“工作狂”,但他又很懂得“保健”,他是用最好的保健方式——“笑”来回答记者提出的每一个问题。

  记者:为了节省时间,咱们直接切入正题。请您先泛泛地谈谈对保健方面的认识。

  姜昆:我写过一篇文章,发表在南京的一个杂志上。“一”是一个中心:以心理健康为中心,有了健康就有了一切。“二”是两个点:糊涂一点、潇洒一点。人在世上不能叫真儿,该属于你的不见得永远属于你,不该属于你的可能属于别人,这就是公平地对待别人,这就是公平地对待别人,也公平地对待自己。人到一定岁数,除了心理平衡,还要注意一点生活保健。“三”是三个忘记:忘记年龄、忘记疾病,忘记恩恩怨怨。病的东西不能琢磨,琢磨就能琢磨出病来。“四”是四个老:老窝、老伴、老友、老底儿。由于工作原因,我经常住饭店,在饭店的时候想家,这很正常,如果在家的时候想饭店。这人就不正常了。老了老了看出“伴”的重要,“小蜜”再好不能跟你一辈子,对不对?前院着火后院着火,最后把自己烧死了。你高高在上时的朋友,你破落了还是你的朋友,还能跟你互相交流。“五”是五个字:笑、俏、跳、唠、掉。年轻时可以不在意,到一定岁数可要注意精神面貌。要学会“掉价”,在年纪上“服老”,在职位方面能上能下。

  记者:您的保健观点可以简称为“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了。不过我想从反面问您一个问题,您有没有烦恼的时候?

  姜昆:当然有。去年我搞了一个段子,三个月的心血,苦苦地练,结果被“枪毙”了。功夫白费,是演员最大的痛苦。第二种烦恼是被误解、无中生有。我人生当中经过最大的一次波折,是1985年去兰州演出,由于现场没有麦克风,不能演,但观众不理解,把演员围起来连打带骂,最糟糕的是有媒体第二天就说:“姜昆来兰州演出被围攻,据了解是由于饮料没上齐……”你有一万张嘴都说不清楚,只能不说话。后来很多人问,我都守口如瓶不说。现在十五年以后说出来,只是想说明一点:人受多大委屈,采取一个“忍”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息事宁人。人绝对不要把自己放到一个漩涡的中心里头,尤其是矛盾当中,这是处理问题的一个非常好的办法。

  记者:都说演艺圈是非多,您从艺多年,怎样调理心理感觉,承受心理压力?

  姜昆:实际上它取决于一个人的生活态度。人肯定有自己的追求,但我没有过高的追求搁在脑袋上,有很多东西本来不属于我的,它只是比较幸运地降到了我的头上。当然,相声说得比较好,我承认自己付出了努力,而我当初刚到说唱团没有五年就当了团长,像郭全宝、李文华、马季老师都是我的前辈,我管理人家,有的人可能心理不平衡,但我要有一种平衡。当追求的东西没有得到时,我烦,但我并不闹;而不属于我的东西属于我了以后,那么我得好好想想为什么,这样人就平衡了。

  记者:这么多年来风风雨雨,有好的时候也有不好的时侯,您想没想过看心理医生?有的公众人物,比如崔永元就去看心理医生。

  姜昆:从崔永元的目光当中,我感觉这个人多多少少有一种忧患,他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用忧患的态度苦苦地思索着,最后他选择的是一种幽默或者是生活的朴素语言来表达,也许大家更喜欢这种风格。心理医生对我来讲也需要,需要什么?人什么事都不能过喽,乐呵过了也有点傻,外表精明往往是一种傻,外表憨厚也许是一种精明,我精明全在外边,里头傻。一次记者采访我女儿:“如果你爸爸老了,你选择跟他在一起,还是送他到养老院去。”她说:“我现在就把他送养老院去。”我从来没想过看心理医生,但我是一个心理上有缺陷的人,基本上属于一种“工作狂”,小杜尤其有这种感受。作为公众人物,有一半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一方面要注意自己在公众当中的形象,另一方面要多寻找自己的东西。这样我就形成一种习惯;休息少、工作多。最近连续几天,我都是在她早上没醒时走的,晚上两三点钟她熟睡时回来的,我三天没跟她说话,她狠狠地哭了一场,她说:“我觉着你不需要我了,你可以跟我走对面,眼都不看我就过去了!”我说太忙了,正赶上最紧张的时候,我要主持中央台的晚会,还要参加北京台、公安部的晚会,都是晚上写本,早上背词。

  上一页12 3 下一页

鲁公网安备 3706840200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