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现在位置:主页>心里频道>心灵鸡汤> 保健文章

谢谢,曾经有你这样爱过我

收藏发布更新日期:2009-06-14 点击:

从方方面面看章岚都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他整日在外面奔忙着,挣一家的生活费和女儿的学费,他承担了大部分的家务,包括最繁重的一日三餐,因为太太不爱做饭,怕衣服上沾上油烟的味道。他没有恶习,也不爱玩。像一个勤勉的车夫,车上拉着全家。

有一天他出现在我面前,要和我说说在他心里藏了几十年的秘密。以下便是章岚讲述的他的故事。

我又见到她了!

她和我记忆中的她判若两人,已经是一个中年妇人了。可是我仍然很激动,我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的声音发抖,不让自己的手发抖,不让自己全身发抖。我握了握她的手,然后紧挨着她坐着,直到回住处休息,再没有从她身边走开。

我觉得很不真实,是不是又是一个梦?像过去几十年里做过的无数梦一样,在梦里见面,在现实中醒来,欣喜过后是巨大的失望。

这是真的,我又回到了南方——蛇口,在人生的第一个20年里,我一直在这里生活。

这里还是保留着当年的风俗,到了春节,饭馆老板会向老顾客发请柬,请他们回来免费吃一顿,所有的山珍海味都放在一个大盘里,叫“大盘菜”,财力雄厚的大饭馆往往要摆上上百桌,有时还要搭上戏台,请戏班唱戏。

周围是喧闹的,每个人都很亢奋,大家举着酒杯使劲碰,拥抱,彼此叫着绰号和小名,揭老底,为了一件学生时代的趣事哈哈大笑。只有少年时的伙伴才这样。我的一个高中同学现在是一家饭店的老板,那天他准备了几百桌“大盘菜”,请来了戏班。院子里坐满了人,不仅有我们那一届的同学和老师,还有许多陌生的面孔。

我们就是在这样一个极其热闹的场合见了面,每个人都非常兴奋,没有人注意我们。我看着她,隔着我们的几十年突然消失了,我直截了当地问:“我给你写了好多封信,为什么不回呢?”

他前后给她写了十几封信,她没有回信。那些信写于上世纪70年代,那时章岚20岁。

而他认识小海的时候,只有18岁。

小海和当地的女孩儿不一样,后来我来到北方以后才知道,她更像一个北方女孩儿。她面容清秀,脸庞是饱满的,一笑就现出两个酒窝。她站在讲台上,亭亭玉立,两个齐肩的辫子在她说话的时候微微晃动。她总是穿着一件洗得干干净净的白衬衣,灰色的裤子,干净得像一滴水。

那时我刚刚从海岛中学转到镇上的中学,小海是学校里唯一的女教师,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她教我们地理、历史、音乐。

我喜欢上她的课,可是在她的课上我并没有记下什么,大部分时间我都在看她。只有在课堂上我可以大胆地注视她,从那时起,她的一举一动开始深深刻在我的记忆中。

我和别的男孩子一起在课堂上捣乱,为难她,目的是引起她的注意。这果真收到了效果,小海开始注意我,下课后把我留下来,问我为什么要那样做。她的脾气很温和,即使生了气看起来也不怎么凶。我说不出个所以然,她问不出来,就让我走了。我感到她不讨厌我。

那时的蛇口还是一个海边的渔村,有两个渔业大队、一个水产养殖场、一个造船厂,还有一个流动渔民协会,离宝安县城——现在的深圳很近,离香港也很近,退潮的时候,抱一个篮球能游过去。我的一个高中同学企图那样去香港,但是却在中途淹死了。

放学以后我们经常到海边去,在那里待到日落。学业并不紧张,常常我会感到青春期的空虚。不过这种时候不长,高二下学期的时候,在我身上突然起了一种变化,我的情感完全被小海占领了。

那时学校为了活跃学生的文化生活,成立了学校宣传队,我被选上了。宣传队的领队兼老师是小海,因为全校只有她一个人能歌善舞。宣传队通常在每天放学后活动,这样我每天都能见到小海,有时竟是近距离的接触。

在学校里男生女生不怎么说话,排舞蹈的时候,我们不免扭扭捏捏,男生女生站得远远的,尽量不碰着。这时候小海说:“想什么呢?你们。我知道你们不好意思,可是我们在排舞蹈,快拉起手吧。”

  上一页12 3 下一页

鲁公网安备 3706840200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