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现在位置:主页>心里频道>心理疾病> 保健文章

燃点过低

收藏发布更新日期:2009-06-13 点击:
叶沙

这种扭曲的情感千万不要轻易地去涉足.一旦走进去要付代价的只是你,一点回报都没有的付出,是你。而且别人在付出情感的时候还能说:因为我在爱。而你处在这种状况下没有人来和你讨论感情问题。人们会把这种情感归在另一类不予讨论,打人冷宫。如果对这种情感给出大多的同情,那就会变成一种鼓励。

女士:我大学毕业后不久在一家公司工作,之后又进来了一个男士,我们一起上夜班,一段时间过后彼此产生了好感。当时我知道他是结过婚的,一开始也没有想从恋爱方面去发展,只是觉得很投缘,而且也很喜欢和他在一起。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约我一起去办一件事,我高兴地答应了。从此以后,我们的关系就不一般了。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难舍难分了,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有一些罪恶感,觉得我介人了他们的家庭,而现在我发现自己非常非常爱他,离不开他,并且很依赖他,希望他一直能在我的身边。他也很爱我,只是自己的家庭他也不希望搞得很僵,所以我们都很矛盾,很痛苦。

叶沙:本来你的罪恶感是源于你的介人使你成了破坏别人家庭的人。

女士:是的。

叶沙:而我听你的故事的时候,站在你的角度上我感觉到的是你的确应该有罪恶感,因为你亏待了你自己。任何一个很爱某一个人的人,虽然她可以不要求,但是她会不拒绝至少愿意拥有这样的权利,那就是彼此都可以大声地向全世界宣布:我们在相爱。没有一个人愿意自己所爱的人被别人问起的时候很狼狈地回答说只是一般的朋友,或者同事,都希望在这个时候能够得到恋人的肯定:她是我女朋友或者她是我的妻子。没有一个人在这样的时候会愿意被冷藏,所以我说你对自己犯了罪。

女士:我曾经想过这种关系是很不正常的,我也是很不道德的。我曾经想离开他,但是尝试了几次都失败了。

叶沙:你想要什么?

女士:我想要的他办不到。

叶沙:既然这个地方没有你要的东西你还在这儿干嘛?

女士:很多道理我都明白,我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但是一旦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说服不了自己该怎么离开他。

叶沙:应该离开他以后才说服自己而不是等说服了自己再离开。

女士:一年来发生了多少事情。

叶沙:别说了,你说一次回忆一次,会让你更舍不得离开他。

女士:那你的意思是………

叶沙:我的意思是所有的道理你都懂不必我重复。

女士:那就按照我懂的道理去做,是吗?

叶沙:你在我这儿一丁点儿通融都找不到。

女士:我知道。但是一旦我作出了决定,他会很难过的。

叶沙:在小说里有这么一段评说:猴子屁股原是红的,如果它老是坐着呢也没有人觉得,而别人总是对猴子指指戳戳是因为它爬到树上去了,亮出来了,所以才被人说。你呢?你是知道不可介人的,而所谓不可介入,不是单质你对他不可介人,而是彼此彼此,他对你也一样不可介人的。

女士:我知道了。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那怎么办呢?

叶沙:戏演完了,谢幕走人。

女士:感情就这样结束了?

叶沙:这种扭曲的情感千万不要轻易地涉足。一旦走进去要付代价的只是你,而且是一点回报都没有的付出。别人在付出情感的时候还能说:因为我在爱。而你处在这种状况下没有人来和你讨论感情问题,人们会把这种情感归在另一类不予讨论,打人冷宫。如果对这种情感给出太多的同情,那就会变成一种鼓励。你开心了,她那边怎么办?说到底三个人当中总有一个当事人是处理得最糟糕的。在你的故事里是他。这种人居然还要谈爱,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女士:我觉得你说的是有道理,但是你也许没有经历过这种感情。


  上一页12 下一页

鲁公网安备 37068402000134号